“这种模式毕竟是新兴的

点击次数:172   更新时间2018-12-15     【关闭分    享:

  空气污染、水污染、土壤污染……当人类的生存环境日益恶劣,节能环保早已成为人们口中的热词。从粗放型经济一路走来,我国民用、工业等领域的节能空间无边无际,作为新兴产业的节能服务业却步履维艰。

  提起节能改造,很多用能单位会说“投资太大”。作为推进节能改造的市场化机制,节能服务公司的合同能源管理模式,让用能单位不花一分钱实现节能,这样的好事儿做起来却相当困难。

  由于合同能源管理“投资大、回本慢”,节能服务公司运营前3年均处于亏损状态。曾经满腔热血投身节能服务的济南民企不少,仅在国家发改委备案的就有70家,但目前大部分处于休眠状态,节能项目运行较多的企业只有十几家,记者近日采访到其中几家。受访人:王彦洪 山东永能节能环保服务股份有限公司负责人“24个煤矿节能项目,14个拖欠合同款”

  50岁的王彦洪看上去比实际年龄还要苍老一些。“3年前是最困难的时候,负债5000万,现在压力已经小多了,负债只有800万。”王彦洪读研时专业是煤矿安全工程,6年前从某重点高校辞职后,一头扎进了煤矿。说话间他敲击电脑键盘,打开一张张风景优美、窗明几净的图片,“这是经过我们节能改造的煤矿,工人冬天用的暖气、夏天用的冷气、洗澡用的热水,全部是煤矿余热、废气利用,不需要再消耗能源,让我最感自豪的是,我们让省内24家煤矿拆掉了锅炉,煤矿不花一分钱实现了节能减排。”

  让王彦洪最头痛的也是煤矿。其中的一家,永能投入600万元为其完成节能改造,合同期内,煤矿应按期向永能支付一定比例的节能效益,也就是说,与改造前相比每个月省下了一笔能源费用,这笔钱应支付节能服务公司。但这家煤矿新换的领导却不认这个账,“要钱没有,要命有一条”。无奈,永能已经把这家煤矿告上法庭。王彦洪告诉记者,永能已经开展的节能项目有34个,其中24个是煤矿节能,“由于经济大环境影响,去产能的煤矿行业整体效益下滑,目前能按合同正常回款的只有10个项目。14家煤矿拖欠永能的合同款已经达到3000万,如果这笔钱能收回来,我抵押自家和亲戚家房子办的贷款也能还上了。”

  受访人:钟钧 山东富邦能源有限公司负责人“郑州一项目跑了一年多还是黄了”

  在进入节能行业之前,钟钧做的是钢材生意,从过剩的传统产业进入前景广阔的节能市场,钟钧从来没有怀疑过自己的选择。如今,转型已经6年,他坦言,向用户推介一个合同能源管理项目,比销售钢材要难得多。

  “这种模式毕竟是新兴的,不需要花一分钱完成节能改造,难道是天上掉馅饼?用户开始会很警觉,他不知道节能服务公司的盈利点在哪里。一个项目从开始接触用户到签合同,最长的用了20个月。郑州有一个项目,我们跑了一年多,差旅费花了不少、方案做得很细致,眼看要签合同了,最后还是黄了。”钟钧说。有意思的是,这一次“黄”的原因还是颇具中国特色的“领导换了”。

  钟钧做的第一个合同能源管理项目是一个小区的照明节能改造,小区公共照明全部换成先进的LED光源,不仅节能90%,而且具有寿命长、无眩光、无频闪、绿色环保等特点,合同期内还提供周到服务,有需要更换的灯马上换。“节能+服务”让钟钧的公司赢得用户的信任,随后他在更多小区、医院、城市公共区域实施了照明改造。除了照明,用户还有空调节能、电梯节能、污水处理节能、电机节能等需求,钟钧自然而然把公司定位于“建筑机电一体化节能”。

  “头几年把做钢材生意赚的钱全投进去了,小区、医院一般能按合同回款,但也有风险点。比如与小区物业签合同时还是商业用电的价格,后来政策变了,成了居民用电价格,节能效益因此萎缩,给节能公司带来损失。”钟钧说。受访人:姜恒济南新大路节能服务有限公司负责人“节能测试不成功预付款却要不回来”

  不是在谈节能项目,就是在谈节能项目的路上。近日,记者三次联系姜恒,第一次他在菏泽东明,第二次在济宁曲阜,第三次又在潍坊。

  姜恒说,7年前从传统贸易转向节能服务是凭“直觉”,虽然困难重重,7年只做了两个项目,他仍然对节能行业满怀激情。在济南的节能服务业,姜恒的韧劲是出了名的。

  姜恒对公司的定位是“中间环节”,上游要找到最好的产品,下游要找到合适的用户。姜恒首先想到的是为用户节电。济南的一家纺织企业需要更换1万多台节能电机,姜恒通过考察,向北京一家提供节能电机的企业支付3万多元预付款,但测试不成功,如今一年半过去了,预付款还没要回来。还有一次,不同的用户,同样的更换节电设备,珠海一家企业代理德国产品,自称可以节电30%,姜恒向其支付30万元预付款,测试后发现节能量只有4%,用能客户不认可,这笔预付款也没要回来。

  “节能服务的上游、下游都有可能不讲诚信、违约。”姜恒说,尽管如此,他还是要坚持下去,“节能环保的趋势不会改变,今年不再只关注节电领域,相信我会找到更多商机。”

  本报记者 王颖军“节能服务业是为用能单位提供服务的,现在很多用能单位日子不好过,节能服务业日子又怎能好过?”谈及大量节能服务公司处于休眠状态、找项目难回款难的现状,不少业内人士发出如此感慨。

  尽管如此,节能市场仍是无边无际的蓝海。“市场很大,和我有关系也没关系,关键是找准自己的定位。”一家坚持下来并且业务越来越多的节能服务企业负责人说。

  与传统产业相比,节能服务业有很高的资金、技术门槛。节能改造项目投资少则上百万,多则数千万,如果用能单位见到节能效益后不能履约回款,节能服务公司无法良性运转。如果由于节能改造技术的局限性无法产生节能效益,节能服务公司自然也不可能收回投资成本。

  而好的节能技术,也未必能得到推广。3年前,永能节能为天发舜和酒店安装了水源热泵,利用工商河河水供热、供冷并提供生活热水,每年为酒店节省能源费用96万元。“河水经过水源热泵系统净化后再流回河里,只是水的温度变了,夏天变热,冬天变冷。对河水没有任何不好的影响,而且水质得到提升。”永能节能董事长王彦洪介绍,这个项目被省建设厅评为优秀节能项目,他原计划将小清河、大明湖、工商河沿岸的酒店全部进行节能改造,供热不烧锅炉自然可以大大减少市区排污,还为酒店节约能源。省、市节能办都非常认可、支持,无奈拥有湖、河管理权的园林局不同意,再没有第二个类似项目诞生。

  “节能服务是一个在夹缝中生存的行业。”记者联系到山东诺德能源科技有限公司董事长常春荣时,他正在大连机场乘机,匆匆一句话,却道出了诸多同行业人士的辛酸。话锋一转,他同样认为这是一个市场空间巨大的行业,“以生产一吨钢的能耗为例,中国未经节能改造的企业需要600公斤标准煤,日本仅需要300公斤标准煤。”据了解,诺德一直深耕工业节能,由于钢铁行业处于去产能的特殊时期,其在寻找合作伙伴时也会非常谨慎。

  受民营企业资金、技术局限,节能服务公司往往专注于一个领域。富邦能源长期从事建筑机电一体化节能,尤其是在照明节能改造方面做到了全省第一。负责人钟钧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得很实在:“节能市场很大,和我有关系也没关系,在节能服务这个细分行业做得更细,我们找到了自己的定位。”

  新大路节能服务公司负责人则表示,经过六七年的摸索,他们决定将业务开拓重点由节电转向光伏发电、垃圾处理,尤其是利用国际最先进的技术进行垃圾无害化处理,层层分离变废为宝,这是济南等城市亟需解决的问题。

  在济南节能服务市场,永能节能有较大的知名度,因其有大量的发明专利,在节能改造中使用的技术和产品都是自己研发。或许是煤矿项目回款难“太受伤”,永能节能目前已经把更多精力转向发展自己的产业。董事长王彦洪透露,将以政府与社会资本联合开发的PPP模式,在山东的莒南、费县两地发展循环经济,大量种植经济作物牡丹、葛根、红树梅、巨菌草等,利用农林废弃物如农业秸杆、林业剪枝进行生物质发电,同时生产木炭、活性炭、有机肥、蒸汽,通过能源综合利用,产生的社会效益与经济效益将是非常可观的。“与济南的商河也有合作意向在谈。一个循环经济项目的投资可达四五亿元,这在山东并无先例。”

  近期,王彦洪还到莫桑比克考察,准备把循环经济发展到地广人稀、植物资源丰富的非洲。

  “合同能源管理项目投资大产出慢,从别人口袋掏钱不容易,很多节能服务公司意识到这一点,所以从节能服务发展到节能产业是一个新的趋势,这也有利于企业的可持续发展。”济南市节能办相关负责人介绍,除了永能的循环经济备受关注,山东耀通也在发展自己的产业,生产空气净化器。

  据了解,生产节能产品同时提供节能服务的企业也不在少数。鲁电节能董事长杨东廷告诉记者:“公司最早的业务是生产节电设备,后来也做了8个合同能源管理项目,用节能产品生产销售的利润贴补节能服务,产业与服务相辅相成。”

  本报记者 王颖军 “节能减排是留住蓝天碧水、造福子孙后代的大事,节能服务业需要让社会了解,需要诚信环境,需要健全法制,也需要完善配套政策。”尽管从事节能服务的老板们都很忙,听到记者在关注这个行业,他们仍然抽出宝贵的时间面对记者,敞开心扉。

  同样让记者感动的是,作为政府主管部门,济南市节能办相关负责人也直面行业问题和困境,希望引起全社会的重视,“不该让节能服务业孤独前行”。

  政策壁垒多 财政拨款单位没有节能动力第三方造假致节能补贴暂停“目前有一块非常大的市场没有打开,那就是财政拨款单位的节能减排改造。”多位节能服务业人士反映了这一问题,比如说机关、事业单位,节能改造后供热、供冷费用少了,财政拨款也相应减少,这些单位因此没有改造动力。

  有业内人士建议,财政部门应该研究更为合理、鼓励节约的机关、事业单位经费发放方式,比如按工作人员数量。

  不少国有企业同样存在缺少节能动力的问题。一家节能服务公司负责人反映,推介这项业务时,负责接待的一般是后勤部门办事员,再一级级向上汇报,仅仅让单位主要领导知道这件事就颇费周折,“节能省下的钱也到不了自己的腰包”,这样的想法在用能单位各级人员中相当普遍。

  针对节能的财政补贴停止发放则更具“中国特色”。为推动节能减排市场化,我国对节能服务企业有减免税政策,对节能有财政补贴。2014年之后,减免税政策还有,财政补贴却暂停了,究其原因,节能量需要第三方公司检测,但第三方公司存在造假行为,从节能服务公司拿到“好处”后就可以虚报节能量,而且检测报告做得天衣无缝。

  据了解,补贴暂停后,政府采取“以奖代补”的方式,对作出贡献的节能服务公司给予专项奖励。

  还有节能服务公司反映,我国在去产能的过程中,没有考虑到前期节能改造投资成本回收的问题。比如钢厂限产,6条生产线条,节能服务公司拿到手的节能效益也少了一半,积极性大受影响。

  问及节能服务业的最大难题,济南6家受访企业的回答都是“资金问题”。合同能源管理的合同期少则5年,多则10年,一家公司成立前3年,两个项目投资近2000万元,第三个项目就没法接了,因为实在借不到钱。几乎每家节能服务公司负责人都有用自家房子、亲戚家房子抵押贷款的经历,他们非常希望银行能针对行业特点创新贷款方式。据了解,央行曾就合同能源管理质押贷款出台指导意见,也就是说,与用能单位的合同可以作为贷款的前提条件,这份合同约定了节能服务公司投资回报的具体方式和时间,意味着节能服务公司有能力归还银行贷款。在上海、浙江等地,已有商业银行提供合同贷款。遗憾的是,济南还没有这项业务,银行方面主要考虑的是用能单位不能履约回款的风险。

  济南市节能办相关负责人表示,正在与银行沟通推出节能环保贷,政府出一部分资金,组织十几家节能服务公司各出一部分资金,形成一个资金池。项目贷款由银行、节能协会、企业代表共同审核,节能服务公司交100万元风险金可以贷出900万元。一旦有企业还不上贷款,资金池将派上用场。

  新三板的推出,成为节能服务公司破解资金难题的救命稻草。目前,永能节能、鲁电节能、大陆机电、信合节能、耀通节能等多家节能服务公司已登陆新三板。当然,对于这些公司来说,大多已经不再将节能服务作为主业。

  近日,在国家能源总局《京津冀一体化产业升级与效率研究》课题中,由鲁电节能花费5年时间建立的山东节能减排科学展览馆,成为业内高度评价的典型案例,这一全国首创的模式将被复制到北京。中国节能协会常务理事、鲁电节能董事长杨东廷告诉记者,这是一个节能环保的公共服务平台,是节能先进技术、产品和服务的集散地,用能单位可以在这里找到最佳解决方案。“我们也非常欢迎更多节能服务企业在这里展示自己的实力和理念,同台竞技,与用能单位充分沟通,双向选择达成交易。”

  为了帮好项目找资金,鲁电节能近日与中国股权基金协会达成战略合作协议。同时,在山东节能减排科学展览馆附近,一座节能环保大厦已经立项。“我的梦想是打造节能产业集群,产业链上下游企业都汇聚在这里,便于产品、技术交流,服务提升。也就是能源谷的概念。”杨东廷透露。

秒速赛车有限公司
技术:13852889719
电话:0533-5528971
传真:0533-8512577
地址:山东省淄博高新临海路19号
邮箱:秒速赛车@163.com